纵使我是天地间一粒尘埃,也有讲述自己梦想的权利。
我以赤诚之心写下心中的梦想,将它们转化为文字与大家分享,不强求你们喜欢,只希望你们能善待他们。

毛病多多人间体.成员之险

上一篇有改动,希望大家重新看一下。不然会接不上。
————————————————————————————

毛病多多人间体——第二章.成员之险〔上〕

二月十四日,情人节。粉白色的樱花一簇簇的绽放,春风细雨卷过树梢,樱瓣便无声的落满小巷,飞到了沐着细雨的青年男女肩上和发顶。一对对情侣在樱雨的陪伴下,彼此的情感愈发的甜蜜。

  超级胜利队的总部,优美村 良换上了一套淡红色底子的樱花和服,齐肩的长发低低的绾了起来,红晶为瓣的樱花发簪斜插在发髻里,垂下的粉晶流苏随着走动发出悦耳的脆响。敛了平日里两米八起步的气场的良颇为古典美静。

  正所谓美女配逗……啊不,美女配帅哥,名花...

毛病多多人间体私设

  私设

      这里是和大家说说关于——“毛病多多人间体”的一些设定的,防止有些小可爱误会。


      首先,一空是自创人物。而且,赛罗和一空本来不是同一个宇宙的。〔平行宇宙梗。〕


     然后,毛病多多人间体 里边,一空是“2”宇宙的人,是超级胜利队队员。其他的队员年纪都处于〔戴拿TV时,年轻的样子。〕圆谷的是“1”宇宙 就是大家熟悉的。赛罗也是“1”宇宙的。


     ...

毛病多多人间体——第一章〔下〕

毛病多多人间体——第一章〔下〕

“一空?”

“小孩子就是麻烦,赛罗你也不例外。你不是问我为什么不变身成你吗?”一空忽然曲肘朝着赛罗的小腹狠狠一撞将赛罗撞得向后退了几步,一空则晃了两下站稳。

“我当时就算是必死无疑,也不会变身的。”一空看着赛罗,“而且,不变身的理由我那时候就说了。”

“你……!”赛罗瞪着一空,正要发作之际却被一空打断了——

“唉……赛罗其实这个世界,是有很多事情你都不明白的。”

一空轻声而道,微垂着眼帘——一道闪电轰隆隆的划过天空,划破了雨幕,张扬的光芒照亮了青年单薄的身形,一空僵在原地,许久一空才说道,“赛罗,你应该找个合适的人间体。”

“戚,...

毛病多多人间体 第一章〔中〕

      毛病多多人间体 第一章〔中〕

    “对付艾雷王的时候为什么不变身,一空?”赛罗看着站得离自己远远的一空,“以你的反应力,就算是不变身也不会受伤的,你那一刻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忽然停住了?”

    “呐~这关赛罗什么事呢?”一空嬉皮笑脸的非常不正经的吹了声口哨,那双眼睛里没有一丝波澜,平静的吓人。

    “你!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就没命了!一空,你能不能对你自己负点责任!!!”赛罗简直要被一空给气死了,心想这家伙怎...

毛病多多人间体

毛病多多人间体

第一章〔上〕

    倾盆的大雨把娇嫩的粉樱打得支离破碎,被狂风卷入雨帘中的那抹粉白为这野蛮添上了几笔韵味。

     犷野中的娇柔,是否可以用来象征勇者那强大且温柔的行为呢?

     一空坐在走廊的长椅上,右臂打着石膏,脸上还挂了点彩。他用没有受伤的左手拨开挡住眼睛的刘海,静静的欣赏这反常的春雨。

    “既然能以人类的形态出现,又何必在我这受气呢?”一空开玩笑似的说着,声音不大混入了大雨所创的乐声中,像伴奏一样,并不是最重...

曾经

  我曾犯了错,我在语文老师的课上偷偷的写小说,我被发现了。我看到老师拿起我的本子,他看了一眼告诉我——

  “你别太自以为是了。”

  然后他把小说本又扔回来了。

  我宁可他骂我,罚我,我都不会说什么。可是他却这样说我……

  我知道我写的不好,我没有自以为是,我没有!!!

  我知道自己很差,所以才那么努力啊!我买了很多本子,打了很多次草稿,我用所有的空闲时间来写,希望你看到后能指点一下我,因为你是语文老师!

  为什么呢?你一句话,让我堕落了那么久……

我撕了所有草稿,哭了好久。停更了那么久,都是你那一...

毛病多多人间体——序章

 毛病多多人间体——序章

最后一缕霞光消失殆尽,天空换上了黛蓝色的斗篷,缀了无数星子,像一个古典的女子,无言的凝望这片开满樱花的土地,满天星子尽显温柔。

    地上,那点点暗粉悄悄勾勒起一段将要展开的故事——

  天台上,一个眉目清秀的青年倚靠在那架退休的胜利飞燕号上,静静地仰望这清朗的没有一丝云彩遮掩的星空,一双黑色的眼睛亦如两口枯井毫无光彩……

  “我说你啊,为什么要选择了我呢?”青年拨弄着自己那遮眼的刘海问道,空旷的天台上仅有他一人。青年曲起食指轻轻敲了敲左手腕上的那个造型奇特的银色手镯语气平淡的念道,“赛罗,奥特曼。”

 ...

铠甲勇士之展翅高飞

   “所以说,是你不让启东送你来的?”东杉有些好笑的看着拉着自己衣角依旧像是没睡醒的女孩,带着几分欣赏调侃道,“没想到冀羽还挺勇敢的啊。”

     “……这不是勇敢。”

     “不是吗?”

     “不是。”冀羽抬头看向东杉,那双眼睛和东杉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东杉听启东说过冀羽有点倔,这不冀羽拉着东杉的衣角又重复了一遍,“这不是勇敢。”

 

   “为什么?”

  “因为不够勇敢,他们死...

铠甲勇士之展翅高飞

铠甲勇士之展翅高飞

第二章〔上〕

糖可甜了,但那也只能甜在舌上。

    蓝色外壳的大巴车披着夕阳的余热 缓缓驶入车站,打开车门的那一刻,无数牵着孩子的父母开开心心的从车上下来,幸福溢满他们周身。在车站等候已久的人们也开始寻找他们要找的人。

    “启东,你确定冀羽是坐这点到的大巴车吗?是蓝色的?”东杉站在这蓝色外壳的大巴车的车门前,得到对方肯定的答复后挂掉了电话。

     五分钟过去了,车上的人,车站的人,都已经离开了,可依旧不见启东口中那个绑着双马尾,穿蓝衣服的小女孩下来。东杉...

铠甲勇士之展翅高飞

铠甲勇士之展翅高飞

第一章〔下〕

  “我也只是猜测,你们还记得卫星刚修好的那会吗?”东杉把杯子还给了美真,撩拨了几下过长的刘海问道。

“记得,那次实在是大意,竟然中了界王的圈套!”坤中愤愤的砸了下桌子,在看到美真那‘你活腻了’的恐怖眼神后立马怂怂的松了手摸摸鼻子,嘿嘿一笑,“不过后来修好了,想想还有点庆幸。以后绝对不会让敌人有机可乘了!”

  “以后?怕是要等个百两三年吧!”北淼晃着手里的召唤器,要知道他们才刚刚结束了光影大战,说起来也着实够呛。想到这来之不易的安定北淼玩笑道,“我可不想再看见那些丑东西了。”

  “你们啊……”炘南看着北淼和坤中摇了摇...

1 / 2

© 卿负 | Powered by LOFTER